侯明亮:做快樂的出版人

2012-12-24 10:40    作者:張麗 來源:出版商務周報


     
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是首家經國家特許批準成立的中外合資出版企業,投資方為人民郵電出版社和丹麥艾閣萌集團,歷經18載發展,童趣創造出多種圖書品牌,已然走在少兒出版前沿。現任總經理侯明亮根據童趣自身特色,努力將童趣打造成為最具特色的快樂制造者。

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總經理侯明亮


    精彩語錄

   
·作為一名出版人,我非常關注我的產品能否給予讀者正能量,能否融入民族文化的精髓。把優質產品呈現給當下讀者,待若干年后回顧自己在幾十年的出版生涯中給我們的社會留下什么時,會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面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只有積極探索新模式并適應新形勢,才能化挑戰為機遇。

   
·我一直認為出版不是資源創造者,而只是資源整合者。如何把平臺搭建得更強更大,將更多優質社會資源吸引到這一平臺上共舞,并舞出精彩與奇跡,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作為一名出版人,我非常關注我的產品能否給予讀者正能量,能否融入民族文化的精髓。把優質產品呈現給當下讀者,待若干年后回顧自己在幾十年的出版生涯中給我們的社會留下什么時,會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總經理侯明亮在談及自己的出版理念時說道,“當然,還要考慮企業如何生存下去,如何生存得很好。沒有經濟基礎,談何社會責任;人只有生存下來,才有資格談思想價值。”

   
初見侯明亮,是在其辦公室,精美別致的書籍、動感可愛的卡通形象以及光輝熠熠的榮譽獎杯環繞其中,伴著裊裊茶香。其簡潔素雅的著裝、幽默睿智的言辭以及親切平易的微笑,給這冰冷的冬季增添了一抹暖色。

   
幾經輾轉 堅守出版熱忱

   
1991年吉林大學研究生畢業后,侯明亮任職于吉林省新聞出版局報刊審讀辦公室,負責吉林省專報專批選題及重大選題備案項目的審讀工作,從此正式走進出版行業。侯明亮告訴記者,其實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他在東北師范大學就讀本科時,就開始與出版社結下不解之緣。“我當時經常會寫作一些小文章,還曾出版過幾十萬字的翻譯作品。無論是寫作還是翻譯,都讓我逐漸對出版業產生興趣。”因此,作為高材生的侯明亮放棄多項高待遇工作,毅然選擇了出版行業。

    1993
年,侯明亮作為吉林省新聞出版局駐美全權代表遠赴美國,從事國際出版合作相關工作。一年后,吉林省新聞出版局成立吉林省文化出版對外貿易公司,侯明亮擔任公司總經理,代表吉林省新聞出版局處理國際版權、國際文化交流等相關涉外事務,并在這一崗位上一干就是九年。

    2003
年侯明亮“南行”北京,先后在中國宇航出版社及民主與建設出版社從事管理工作。其間,他主管過編輯部,負責過發行部,還領導過總編辦,“圖書出版的所有環節我幾乎都經歷過,在這兩個出版社的歷練讓我收獲頗多。”2006年,侯明亮憑借其豐富的國際出版交流經驗及深厚的國內出版管理功底獲得童趣出版有限公司董事會青睞,于當年9月份與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簽約,1018正式進入童趣出版有限公司,擔任童趣出版有限公司總經理至今。

   
回顧二十余載的出版歷程,侯明亮不無感慨地說道:“20多年來,雖然工作場所幾經變動,但我的選擇始終沒有改變。我一直堅守在出版行業,因為我對出版有著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愛。”


   
“三管”齊下 共創出版奇跡




    甫一上任,侯明亮便根據童趣內部資源與外部發展情況采取了相應的調整措施。首先,針對童趣定位相對模糊現狀,對童趣的愿景、使命與價值觀進行重新梳理與界定。“一個企業要想發展壯大,首先必須明確其定位,只有方向對了,才有奮進的動力與激情。將努力成為最具特色的快樂制造者作為童趣的愿景,成為中國‘寓教于樂’的首選出版品牌作為童趣的使命,開放、雄心、激情作為童趣的核心價值觀,使童趣具有清晰明了的方向感與定位。”

   
其次,根據戰略定位對童趣內部架構進行調整,使公司員工權責分明。“過去的管理模式相對扁平化,企業在較小規模下可能會產生較高的效率。但一個企業要想健康有序地發展,就一定要將管理模式系統化、流程化與規范化,各個業務板塊都要有骨干員工分兵把守,各司其職。”侯明亮說道。針對當時圖書編輯、期刊編輯與美術編輯等都混合在一個大編輯部中所產生的一些弊端,侯明亮根據職能分工對人員進行部門劃分,并在一定范圍內賦予骨干團隊以真正權力,使其權責統一。比如用人權,業務主管每年根據業務發展狀況向管理層申報用人計劃及崗位設置計劃,一旦被審批,該部門用人權與辭退權均歸該部門主管所有。“將員工有價值的想法變成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就會使他產生真正的價值感。”

   
再次,制訂童趣2007-2009年三年發展規劃并創建考核機制與工資薪酬體系。侯明亮進童趣伊始,便立足出版發展規律,制訂三年發展規劃,將2007年作為調整年,對童趣各項事務進行重新梳理,使之在2008年得到業務提升發展,并在2009年達到一個新高度。同時還將考核與薪酬透明化,使員工對自己的未來發展更加明確。這一系列措施使得童趣逐漸步入正軌,并在2007-2009年獲得高速增長。“連續三年,童趣年銷售收入增長率都在35%以上,其市場影響力不斷提升擴大。2006年以前,童趣已跌出開卷少兒市場占有率前十名,經過系列調整,童趣在這三年獲得質的飛躍。2007年位居第九名,2008年位居第五名,2009年闖入前三甲,并一直維持前三甲的業績至今。”侯明亮不無自豪地介紹道。

   
如今,侯明亮已與童趣相伴六余載,最令他感動的是他的團隊。“我的團隊一直都保持著高漲的士氣,每個人都擁有一種不服輸的激情與斗志。基于中外合資背景,童趣就像一個大家庭,員工之間很少存在上下級觀念,大家都在為同一個目標而努力著。”從產品層面而言,連續五年出版“喜羊羊”,使本土品牌影響力持續五年以至更長時間,也是令侯明亮為之自豪的事情。“《喜羊羊與灰太狼》連續五年出版五百多個品種,銷售三千多萬冊,四個多億碼洋,可謂創造了出版界國內原創品牌的一個奇跡。”

   
至于個人未來幾年發展規劃,侯明亮毫不猶豫地告訴記者:“毫無疑問,我會始終與童趣共進退。以我現在的精力,還想再與童趣攜手走上幾年。既然是平臺,我們就都是過客。在有限時間內,只要在這個平臺上為之盡力了且沒有留下更大遺憾,我就覺得挺滿足的。”

   
把握“人和” 整合優質資源




    “很多人看童趣只是霧里看花,雖感覺童趣很獨特,但又不能具體說出獨特之處何在;只看到童趣擁有很多品牌這個結果,卻很少去思考為什么會擁有這些品牌。”侯明亮說道,“借助孟子的話來講,我認為童趣不具備天時與地利,唯獨具備人和。”

   
侯明亮表示,天時方面,相比大多少兒社三四十年的發展歷史,童趣于十八年前成立,不具備深厚積淀;地利方面,大多少兒社占有地方優勢,如憑借當地教育資源支撐與政府優惠政策支持,具備足夠的資金與能力去探索其他市場,童趣作為中外合資公司不具備這些優勢。“不具備天時與地利,再沒有人和,企業就不能生存下去了。”侯明亮幽默但認真地說道,“我所說的人和,即市場競爭力的強化。作為一個企業,其人員、產品等都必須直接面對市場,接受市場的檢驗。中國版協少讀工委主任海飛曾如此評價童趣:童趣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國際化、現代化與市場化。企業是要靠市場品牌來獲得市場回饋的,這恰恰是童趣的優勢所在,也是她的核心競爭力所在。”

   
那么,如何從產品端、營銷端與渠道端實現共贏,侯明亮認為,關鍵在于一定要擁有好產品,具體表現為擁有好故事。“選擇故事是我們的第一要義,孩子要閱讀的故事,都需要注重細節。如迪士尼產品,這些人物形象在世界范圍內受到歡迎,每個女孩都有一個公主夢,讓孩子們接觸《小公主》又何樂而不為呢。孩子的審美判斷也是我們出書參考的標準,因為每個群體都有表達的權利。”侯明亮說道,“我們經手的選題無數,但留下的也許就只有兩三種。我希望一個品牌能持續若干年,如迪士尼已經做了十八年,喜羊羊已經做了五年,這些品牌產品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談及童趣未來發展,侯明亮表示,在以書刊主業為基礎的前提下,會積極探索與嘗試關聯產業,使現有業務和未來要涉足的產品相得益彰互為補充,從而使童趣更加強大,以給孩子帶來更多快樂。在挖掘上游產品方面,童趣與影視動漫公司合作出版相關影視動漫圖書,如將影視劇《喜洋洋與灰太狼》改編成暢銷書,與廣東奧飛動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出版《巴啦啦小魔仙》等,均獲得良好市場反響。在拓展下游渠道方面,童趣也在探索益智玩具、互動類圖書的新渠道,如母嬰店、玩具店及兒童文具店等。此外,童趣還嘗試觸及教育產業,如幼兒園幼兒培訓課程。侯明亮表示:“幼兒培訓更多體現在教育理念、教育模式與教育產品上。我們專門設立了研發幼兒園教材的有關部門,一旦有了核心產品,再做幼兒教育,相關產業就會很快成長起來。”

   
“我一直認為出版不是資源創造者,而只是資源整合者。如何把平臺搭建得更強更大,將更多優質社會資源吸引到這一平臺上共舞,并舞出精彩與奇跡,一直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未來幾年依然如此。”侯明亮認為,有品牌的平臺與沒有品牌的平臺是不一樣的,“我們一定會使童趣成為一個具有吸引力的規范平臺,讓不論是國內原創作家還是國外授權商,都愿意把最優質的資源投放在這里。”

   
駐足少兒 暢談出版業態




    對于當今出版業態,侯明亮認為,少兒圖書市場歷來競爭激烈,近兩年更是進入白熱化階段。當參與者過多時,短期內市場上圖書質量勢必良莠不齊,圖書產品普遍缺乏創意。一些出版人認為創新需要付出極大代價,特別是在時間與資金投入方面,于是選擇所謂捷徑,如借助市場時間差與定價比例差,模仿創新產品照樣能短期獲利,但從長遠來看,這對整個出版與閱讀的關系會造成傷害。“讀者畢竟不是專家,不能對圖書產品進行明確分辨。如《小公主》系列書,市場上已出現多種模仿產品,模仿產品以更低折扣賣給經銷商,并被商家放置書店中比較顯眼的地方,對童趣《小公主》系列書銷售造成一定不利影響。”

   
但他認為隨著市場規律的正常運轉,部分劣質產品肯定會被淘汰,從而使市場相對集中化,強社更強,弱社逐漸消失。因此,對于少兒出版前景,侯明亮依然看好,“如果不考慮產品形態,整個少兒出版市場總體還是保持增勢的,只是紙質書的市場份額會被其他形態產品分走一部分。只有積極探索新模式并適應新形勢,才能化挑戰為機遇。”

   
談及近年熱議的數字出版,侯明亮表示,未來幾年內在少兒出版領域,紙質圖書市場份額會始終高于數字出版市場份額,但數字出版會逐漸體現出它的特征與優勢,并陸續被一些孩子所接受。到目前為止,數字出版“雷聲大雨點小”,各出版機構都在投入與嘗試,但尚未有人探索出真正的贏利模式,“有出版機構嘗試中國移動捆綁業務收費已經獲利,但這主要是依托中國移動這一平臺來實現的。一種成型的商業模式應該能夠自我獨立運營。”

 

 

 

       相關閱讀:

      李永強:人文社科出版領域的排頭兵

              中國最著名的三大出版人

              書商陳黎明:推著莫言走

              于華剛:守候傳統圖書的文化使者

              路金波:出版大佬的“二次轉身”

  • 關注排行榜
  • 銷售排行榜
爱彩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