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老炮兒》出版 管虎:這是一個舊江湖的沒落

2016-01-06 14:00    來源:北京青年報

       “老炮兒在北京話中原指提籠架鳥、無所事事的老混混兒,后來演變為對在某一行業曾經輝煌過的中老年人的尊稱。由管虎執導、馮小剛主演并以此摘取臺灣金馬獎影帝的電影《老炮兒》講的就是這個群體的經歷與故事。這部電影即將于今天上映,同名小說也于近日推出。       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管虎介紹,小說是他在電影劇本的基礎上加以演繹發揮而來,增加了很多電影中因時長受限而無法表達的情節。比如馮小剛飾演的六爺如何在江湖上立穩腳跟、六爺與許晴飾演的話匣子的恩怨情史、張涵予飾演的悶三兒如何從沉默寡言變得越來越心狠手快、吳亦凡飾演的小飛顯赫家族背后的丑惡秘史等,以及種種在電影里只是匆匆閃過的老炮兒們的江湖傳聞。

  他還表示,小說參考了大量過去北京老炮兒們的原型,對其加工、整合,力圖還原上世紀80年代的父輩江湖,在追憶過去的同時,又對比了當下年輕一輩小炮兒們的江湖圈子。胡同、鷯哥、辣妹、跑車、仗義的老北京、困囿的新生代……這是一個舊江湖的沒落、一曲平民貴族的挽歌,也是一部記錄時代更替的札記。

  對話

  老炮兒絕不會被時代淘汰

  北青報:很多讀者和觀眾都不太理解老炮兒的含義,請您先介紹一下。

  管虎:我認為老炮兒代表的是一種精神,而且是中國人身上應該有的一些很好的品質,比如兄弟情義、對弱勢群體的關切等等,但是因為時代發展過快,很多人慢慢淡忘和丟掉了這些東西。現在電影的影響力比較大,可以說是掌握了一定的話語權,所以我覺得自己多少有點小義務,就是需要把這種精神重新拿出來給大家看到。

  北青報:那么在您眼中,老炮兒是一群什么樣的人?

  管虎:所謂老炮兒,其實就是每個時代都會留下的一些碩果僅存的人,他們有情有義有擔當、有血性、有底線,把尊嚴看得特別重要,不可踐踏。現在看來他們可能有些不合時宜、跟不上時代,但也絕不會被時代淘汰。

  北青報:您是否也想通過《老炮兒》把老炮兒小炮兒這兩代人的不同觀念做一個比較?

  管虎:只要是兩代人,肯定觀念是不同的,這沒什么不好,如果兩代人的觀念相同、雷同,反倒是一件可怕的事。不過我想寫的主要不是他們的差異,而是傳承。好的東西需要有傳承,盡管江湖終歸會變化,時代也會有交替,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不同,但有些精神是不應該改變的。比如小飛對六爺的神往和欽佩、小波替父親擋的那一拳,都是年輕人身上的閃光點,有著溫暖的力量。

  北青報:您12歲之前就是在北京的胡同里長大的,這12年的生活對您創作《老炮兒》有什么影響?

  管虎:每個人對童年的記憶都不會很深刻吧,只是有一點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正因如此,才會促使你長大后去假想出一個空間,臆造出一段曾經的記憶,并使它越來越像你想要的樣子,越來越真實化。《老炮兒》就是這樣,是用各種印象和想象拼湊而來,當然它的根源還是那段真實的生活。

  北青報:電影主演馮小剛和許晴都是大院兒長大的,您覺得大院兒的孩子和胡同里長大的孩子有哪些不同?

  管虎:大院兒的孩子就是《陽光燦爛的日子》里描寫的那樣,他們就是當年的貴族,有一種先天的優越感。胡同里的孩子就更貼近底層,更接地氣。

  北青報:小說中有很濃厚的京味兒,包括還有爺們兒之間的粗口,看得出您應該是很喜歡老北京這種直爽的人與人之間交往的方式吧。

  管虎:的確是這樣,而且小說比電影的京味兒要更濃一些,因為這種地域特色對人物的塑造、故事的敘事更有幫助,相比較來說電影需要考慮到更多觀眾的接受度,沒法像小說這么強烈。我生活中也是喜歡直來直去,越直接越好,拐彎抹角就顯得磨嘰了。

  北青報:您在小說里還描寫了很多北京過去的代表性地點,都是一代老北京人的共同記憶,您很懷念老北京嗎?最懷念它的哪些地方?

  管虎:我其實并不是想緬懷老北京,而是想讓大家注意到新北京,注意到北京所發生的那些變化。在我看來,今天的北京比起過去可以說已經相當異化了,異化的程度超過世界上很多古老的城市,這就是我創作《老炮兒》的初衷。至于我個人,我最懷念的是小時候北京那些又便宜又美味的好吃的,還有人與人打交道比較簡單,像是鄰里關系都特別親密、融洽。文/本報記者 崔巍

  • 關注排行榜
  • 銷售排行榜
爱彩乐官网